超过万名书友共聚落秋中文网,与您共读“右耳禾刀”大神的其他小说类佳作《我与不完美CEO的隐婚》!

我与不完美CEO的隐婚最新章节

作者:右耳禾刀  《我与不完美CEO的隐婚》简介  TXT全文下载  加入书架  给本书投票  错误举报

第166章 凶恶的态度

    她本来想趁艾登下班前溜回家的,想着想着居然就12点了,可是大总裁也没打电话来啊……不对啊!电话不在她身上,整个包都不在她身边啊!

    “我完蛋了啦……”安雅飞奔到柜台服务员面前,着急地问他要自己的包包。服务员一把爱马仕的手提包交到她手里,安雅便粗鲁地将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,搜寻着手机。看她如此焦急,服务员也说了:

    “小姐,您的手机不寻常地一直响,我们正想通知您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没关系……”回家以后那严重的事情才要发生,现在什么都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老公催你了?”多萝西跟着她后头来,就见她惊慌失措地表情。

    “未接来电……23通!我肯定要被他剥掉一层皮了。”安雅哭丧着一张脸说。她是个成年人,做什么事情自己会负责……可是现在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小孩子犯错的感觉,心里很不安。

    “哇,我第一次见到夺命连环叩,不然你打给他我跟他解释一下。”多萝西还是第一次看见优雅安静的安雅有这等生动的表情举止。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这时候打给他只是加快黄土埋了我的速度。我还是快走,不然你下星期一就等着收到我的讣闻吧!”安雅又粗鲁地将摊在桌上的小物品全部扫进包包,赶紧冲出酒吧。

    “你老公要是不听你解释,记得打给我求救。”多萝西对着她仓皇消失的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安雅来不及回应她,赶紧跳上出租车回到米兰大教堂附近的住宅,看到三楼窗子透出晕黄的灯光,她觉得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淡定安雅,你也没做什么坏事有什么好心虚的,小周末跟朋友出去逛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没这么小心眼的。”她一边安慰自己,一边拿钥匙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谁知他总裁居然在客厅里等着她,她的心理防卫机制都还没建设好呢!

    艾登翘着腿坐在沙发上,沉稳地看著书;安雅站在玄关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,平静无波,不知道是怎么样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都看见他了,还是先出声打破这微妙的气氛。

    艾登只是撇了她一眼,目光又回到书上。

    她忘了,艾登生气的方式就是极尽冷静,冷静到让你甘愿躲进一冰箱也不愿意面对他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,只是包包没放在身边,对不起喔。”她讨好般地溜到艾登身边坐下,赖着他的手臂。“下次不会……呃,不会有下次了,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生气,你已经26岁了,不需要我管。”他把书放在一旁的茶几上,推开安雅的手起身上楼,留着她尴尬地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安雅愣了两秒赶紧追在他身后,也上楼去: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在生气,我知道我错了,也甘愿让你骂我,可你这态度是怎么样啊?不明不白的很讨厌耶。”安雅最怕的就是这种态度,明明有气却憋得让自己内伤,想发脾气也发不起来,因为对方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对!艾登现在对她的态度就好像当作空气一样,完全忽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幼稚,我都已经跟你解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跟我大吵一架是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啊……”艾登这口气真的吓到她了,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凶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你离开这个房间,你身上的酒味让我反感!”

    听到艾登用这么讨厌的口气说话,她鲜少发作的脾气也就上来了,赶她走?那她就走给他看!

    “走就走,有什么了不起!”安雅转身回到对面客房,用力地、狠狠地把门甩上。

    凶什么凶什么凶什么嘛!

    是,她是不对,但她也真心诚意地道过歉了,再发脾气就理亏了吧他?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?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安雅把自己彻头彻尾地洗刷了一遍,为的就是除掉身上的酒味,再走进主卧室找艾登大吵一架。她平时很会看人脸色,能屈能伸,但现在她不觉得自己要这么委屈忍下这一口气,她今天做错了什么?要得到这种冷漠的对待?

    她带着半干的头发、一张臭脸,走进主卧室,却发现里头没有人。她又往上走到三楼,灯也是暗的……安雅开始地毯式地搜索,直到她发现停在附近的休旅车不见了,才恍然大悟艾登把她丢在家里,自己一个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大半夜的他去哪啊?有没有这么小鼻子小眼睛成这样?”安雅拨了通电话给他,手机的响声却在二楼。这让她气的把手机往沙发一扔,对着客厅大喊:“好样的艾登,你有本事大半夜跑出去不带手机,你就别给我回家。我这两天找人来把门锁换了,看你怎么进来!”

    骂归骂,可是她心中的失落感却比愤怒远来的多些、澎湃些……她知道自己肯定让艾登担心了,可是她是无心之过,这男人也没必要以牙还牙吧?

    她站在染着夜色的屋内,寂静的空气像千斤顶一样压着她,总觉得心脏边有条白绫系着,随时都能将她掐得心肌梗塞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傻楞地站了好久,一种无力的孤独感混着乡愁侵袭着她。安雅忽然意识到,在这陌生的城市里艾登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和安全感;而今天这给她温暖的人却把她丢下,丢在这让她倍感渺小的大房子里。

    安雅忍不住哭了出来,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哭……或许是失落、思乡,或者更多的是无边无际的脆弱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要我了就直说嘛……我明天马上就订机票滚回汉江去,不在这里碍你的眼就是了……何必这么可怜要大半夜的无家可归……我走就是了嘛……”安雅移动了僵止了近半小时的腿,一拐一拐地走到厨房里,打开冰箱,接着把头塞在冰箱里面。

    她有个怪癖,只要一哭体温就会升高、接着就会发烧,所以她从小到大很少哭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遇上艾登以后情绪就很难控制……现在把头塞进冰箱里说不定能降温,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大哭一场也没人发现了……
我喜欢这本小说 推荐
暂时先看到这里 书签
找个写完的看看 全本